踏莎行

一梦成真

我去,居然在手机上码完了
错别字多TAT

“呼哧,呼哧”剧烈的喘息声从远处传来,黄少天正卖力地向前奔跑着,喉咙里血腥味弥漫。他手里紧握着一个用蓝色细绳拴住的指环,指环上刻着的正是他的队长喻文州的代号-索克萨尔,这枚戒指也是蓝雨队长的标志。因为一次意外,黄少天已经很久没见到这枚戒指了,当然,还有十年前就失踪的夜雨声烦的戒指。
也不知道奔跑了多久,黄少天踉跄了一下,倒在一个围墙地下。“该怎么办,队长,我该怎么办”黄少天紧闭着双眼,瘫倒在地上,手上的枪也从另一只手上滑落。
“队长”黄少天紧紧握住手中的戒指,意识陷入了模糊“队长,我回不去了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少天,少天你怎么样?”熟悉的声音在黄少天耳边响起,熟悉的味道环绕着他。
“队……队长?”黄少睁开眼睛,眼神贪婪地盯着眼前那个穿着深蓝色长衣的男人,艰难地张开口,声音嘶哑干涩:“队长,我,我还以为……对不起,我弄丢了戒指”
“少天不许乱说,这次你私自行动,违反了蓝雨内部规定,我身为队长要对你做出严肃处理”喻文州面色温和,语气却坚定地开口打断了黄少天的话:“等你伤养好了,身上毒解了,打扫蓝雨厕所半年。”
“半年啊,这么久?!”黄少天哀嚎一声,扭动身子“嘶,好疼,好了队长,我知道了”
“你怎么有些奇怪”喻文州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短发,掌心下毛刺刺的,让人心里痒痒的“让徐景熙再检查一下吧,伤到脑子就不好了。”
“我去,我去,队长你有意思么有意思吗,我就是表达一下对队长你的支持啊,怎么就说我脑子坏掉了?”
“噗嗤,少天你还真可爱”喻文州用力的揉了下黄少天的头发,然后微微俯身亲吻了他的耳垂,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景熙熬的药”
“队长”黄少天拉住喻文州的衣摆:“队长别走好吗”
“哈哈哈哈哈,黄少你居然跟队长撒娇啊”喻文州还没有说话,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黄少你简直弱爆了,小小的毒素也能把你变成这样,你剑圣的位置还不快传给我。”
“我去我去,你们居然偷听我和队长的话,还笑出来,小卢我要跟你PKPKPKPKPK”被喻文州压在床上的黄少天狂喷垃圾话:“再说了,谁不知道你和制毒的微草的那个飞刀剑关系好,毒抗绝对是我蓝雨第一啊,我毒抗低碍着你了?”
“啧啧啧,早说黄少只有队长压制得住,小卢你非要挑衅,被喷回来了吧”徐景熙端着冒着奇怪味道的中药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扛着重剑,十四五岁的少年,最后面是一个满脸无奈,畏畏缩缩的青年。
“郑轩,我就知道是你,肯定是你在房间里装了窃听器,快拆掉拆掉。”
“亚历山大呀,”郑轩摇摇头,从床头拆下一个小小的黑色纸片一样的东西:“我装的不是窃听器,是针孔摄像机……”
喻文州脸色微变,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徐景熙挤眉弄眼的给郑轩使眼色,遮不住的幸灾乐祸,叫你到处装奇怪东西,踩到队长雷点了吧。
刚刚解毒的黄少天游戏疲惫了,拉了拉喻文州“队长,我困了……”
“少天,先喝药,喝完再睡”喻文州接过徐景熙手中的中药,从口袋里掏出两块糖:“知道你怕苦,我给你留了两块水果糖”
“啧”徐景熙挑挑眉毛“不忍直视啊”
“亚历山大”郑轩捂着眼睛,拉住小卢走出门去。
“黄少,喝药怕苦,你多大了呀。”一出门,小卢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进来。
“这不是队长原因宠着么”徐景熙大声回应。
“哦~~”三个人异口同声:“队长宠着呀。”
“噗嗤”喻文州捂嘴轻笑:“少天别管他们了,先喝药。”
“唔”黄少天端起药碗,一饮而尽“我才不怕……呜”喻文州剥开糖纸,用嘴含着糖,咬上了黄少天的嘴唇,酸甜的糖果和苦涩的药味在两人口中弥漫。
“怎么了?”趴着黄少天耳边吐息的喻文州文到。
“没,没什么,药很苦,真的”黄少天尴尬的蹦出几个字,红了脸不说话了。
“里面一点儿”喻文州推了推黄少天:“今天没事,我陪你睡啊,好么?”最后两个字说完,喻文州已经钻进了黄少天的被窝。
“唔,队长别乱动啊”
“嗯嗯,我就抱着你啊,不乱动的。睡觉睡觉啊,闭上眼睛。”
“好”黄少天点点头,转了个身,趴着喻文州怀里,缓缓闭上了眼睛。

虽然觉得我不会写虐的,还是预警下。
……
……
……
……
……
黑暗中,一个身影拿出一份档案,划掉了最前面的一行字“黄少天-夜雨神烦”。男人浏览了一遍文档,从档案袋翻出一个银色指环,随手丢出窗外,月光反射之下,戒指内环闪过“夜雨神烦”四个字。
十年前,他们用这个指环,逼死了蓝雨多的第三任队长,喻文州;十年后,他们用另一个指环,杀死了十年来横行于世的妖刀黄少天。
“问世间情为何物?哼”男人嗓音低沉,月光下露出一个冰凉的笑容。用红笔讲档案袋上蓝雨的称呼重重地划去:“自此,世间再无蓝雨。”

梦真,亦名真梦,十大奇毒之一。能让中毒者在最向往的梦境中,无痛而亡。

“队长,我好累……”
“少天,闭眼睡吧,我不会再离开了。”
“恩”梦中的少年眼角滑过一滴泪水,缓缓松开了握紧的手。银色的指环内部泛出一丝冰蓝。

评论(14)
热度(12)

长篇易坑,慎之慎之。

© 踏莎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