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

【百粉点文】【楼叶】

 @呆毛只吃安利不吃药  

你点楼叶

看完不开心就打我吧

_(:з」∠)_ 【躺平】

还是不会起题目

---------

轻风拂过书页,响起沙沙的响声。书卷边上一个微张着嘴唇,轻柔的呼吸少年正在打瞌睡。

“楼冠宁!”一声暴喝惊醒了睡梦中的学子:“你在做什么?!”

“先生”楼冠宁站起身揉揉眼睛,向年迈的先生行礼之后,方慢慢说道:“学生方才与周公聊天,正好聊到孔孟之道。”

“哦?周公说什么了?”先生颇有兴趣的问了句,手上的竹板点了点楼冠宁的桌面。

“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楼冠宁摇头晃脑地念出四句诗,举手抬足自有一股世家大族带有的风采,不咄咄逼人,却带着耀眼的光芒,

“胡说八道!”先生狠狠拍了一下桌面,甩袖离开。若非楼冠宁是楼家嫡次子,只怕那竹板就要落在他身上了。

愤怒的先生离开后,一帮同学松了口气,围着楼冠宁闲聊起来。

“楼少啊,你说的那几句是什么意思啊?”一个年幼的同学颇为兴奋的扯着楼冠宁的袖子问道。

“嗯,大意就是,孔孟二圣,自打自脸,胡说八道”楼冠宁手回手,理好自己的袖子,靠在桌子上悠悠然说着。

“小楼,你这样可怎么办啊,你明年还要不要去京城参加会试?”

“当然去”楼冠宁从桌子上拿起一柄折扇:“我还要去京城看叶秋将军呢!”

“啧,叶秋将军哪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少做白日梦了”钟少敲了敲桌子,打击的说道。

“谁说我做白日梦了,只要我考上了,我就去叶秋的军队里当个偏将”楼冠宁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丝毫不在乎瞬间丢掉的风度。

“就你,还偏将?”

“……”

楼冠宁不会说,自己当年上京游学的时候,曾经见过这个名满天下的将军。

当时的楼冠宁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学子。

当时的将军却已经名满天下。

“可惜一杯酒就倒”楼冠宁唇角露出一丝微笑,明明是个好酒的将军,酒量却不怎么好。原本还打算和这位将军聊聊的,转眼间人就倒了。

“喂喂,想什么呢,午饭了”钟少一巴掌打向楼冠宁,却被他轻轻避过。

“想一个,全天下酒量最差的男人。”楼冠宁摇了摇扇子,微笑着说道。

“切,想一个男人。”

“也是全天下,最厉害的男人。”楼冠宁低头低喃说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七月间发生了一件大事。

镇国打将军叶秋被副将刘皓以伪造户籍、侵吞军饷、私造玉玺、僭越、妄图谋反等二十条罪状参上了朝廷。

圣旨下,斩立决

“……”

“小楼,你没事吧?”钟少有些担心的看着好友。

“叶将军是被冤枉的,叶将军不会谋反,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小楼,你清醒一下。谁都知道叶秋将军是冤枉的,可是逃不过功高震主啊。唉,你干什么去”

“看书,我要为叶将军平反!”

 

“仆生于冀州之北,年少好武而不喜文,年一十六遂入冀州军。后随军北抗蒙古,因功擢升至镇北将军,领从一品衔,至今已年逾三十矣。平生好酒不羁,交结天下有志之士,是以常以次自得,以为平生无憾事也。然至此方恨不得终于战场,惜哉惜哉。   ——叶之修者 绝笔”

 

“叶秋将军……大概不曾记得……我罢?”

泛黄的纸张从指间滑落,扬起一地的灰尘。

“楼相,此地潮湿阴冷,又无人打扫,还请海涵”

“……无妨”


-----------

那个“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是我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里看见的,我觉得这句话很厉害啊,尤其是后面两句,根本无法反驳。

-----------end

评论(5)
热度(17)

长篇易坑,慎之慎之。

© 踏莎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