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

【靖苏】当梅长苏的墓地被发现了

        别问我为什么考古挖个墓会这么快,因为他们的锄头是精准Ⅴ,效率Ⅴ的。

                                                                                    

        梅岭镇古墓现场发掘现场报道:

  现在已经是中午一点,从早上八点钟开始,这座古墓已经经历了五个多小时的发掘,观众朋友们通过镜头可以看到,这座古墓的墓道门已经渐渐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了。专家们通过调查基本可以肯定,这座墓地因山为势的型制很可能是梁代的墓地。


  众所周知,梁朝是我国古代最为鼎盛的时期,自高祖萧承望以来历经二十四位皇帝,三百余年的历史,但由于梁代古墓也因随葬品贵重多次被盗墓贼光顾,留给我们研究的价值不大。不过专家们提到这座墓地似乎并没有留下被盗贼关顾的痕迹,应该有较大的研究价值,不过这一点得打通了开墓门才能肯定。


  “门上有字!”


  天,观众朋友们听到了吗,这可是考古史上重大的发现,墓地石门上一般都纹刻着这镇墓花纹一类的东西,刻着文字倒是第一次遇见。这个古墓没有发现墓志铭,我们对墓主人的身份能不能通过这些文字来推测,大家把镜头推进。


  “遥映人间冰雪样


  暗香幽浮曲临江


  遍识天下英雄路


  俯首江左有梅郎”


  是汉隶!虽然我并不能推测出墓主人的身份,但能在墓地留下汉隶字体的很可能是大梁贵族啊。


  “不是”


  哦,专家提出了他观点,让我们采访一下这次发掘墓地的主要负责人王教授。


  “我曾经在一本残缺的游记上见过这四句诗,它很可能指代的是五国时期梁国的一个姓梅的谋士。”


  梁国?这么说时代竟然在梁朝之前?太不可思议了。虽然梁朝给大家留下了不少的记载,但关于梁国的记载却少之又少。最多的不过是梁高祖萧承望的父亲萧景琰的点滴记载,这次真是收获很大呀。教授能不能具体说说这个谋士的身份呢?


  “嗯,其实有关这个谋士的记载很少,只在一本野史中有一点记载,我原以为只是个捏造出来的人,没想到居然发现了他的墓地……”


  墓门打开了,我们可以看墓道里摆满了随葬品,这些珍贵的文物居然能这么完好的保存,估计也未被盗墓贼光顾。


  ……


  我们跟随教授们从清理好墓道走下去,不知道有没有可能遇见墓主人,太不可思议了,墓道的壁画竟然这般颜色鲜亮。不知这位教授可不可以推测一下这壁画上画的什么。


  “很显然,这是一场战争,那个白色盔甲的人应该是主将吧。看旗子应该是一场发生在大梁和北燕之间的战争。这也是应该的,这里本就处在大梁和北燕的边境线上,墓主人很有肯能就是死在了这场战争中,因而被埋在了梅岭。对墓主人身份的推测我到有个想法。梅岭的这座山倒是很像梁国武帝萧景琰墓地旁边随葬的衣冠冢,我觉得这很可能是梁国赤焰军少帅林殊的墓地。”


  哦,这位教授倒是和王教授的观点不一样,不知该墓地后续的探索有没有什么进展。


  走过墓道,探索就已经推进到主室了,不知道里面……


  好吧,记者被吓了一跳,这是第一次直面这么大的棺椁,这高度起码也得有三米高了吧。


  “测量结果是332厘米,按古代计量约是九尺九寸,这样规格的棺椁倒是很少见,不过九九在古代里有长寿的说法,大约是希望墓主人能长寿的意思?”


        哦?原来棺椁还有这样的讲究吗?


  “找到了,墓志!”


  好的,教授们刚刚发现原本应该放在墓外的墓志铭被埋在了棺椁前,这种事情以前还从没见过,专家们已经围坐着研究墓志了。好的,墓碑已经被完整地取了出来,等等,墓碑下面似乎放着什么。


  “珍珠,棺椁周围被埋了一圈的珍珠,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珍珠的氧化消失了。但墓碑下面放着的珍珠由于被隔绝了空气,到现在还能看得清楚。这更然我肯定了墓主人是梁国林殊这一猜测,金陵的林殊墓被打开的时候就在供桌上看见氧化钙的痕迹,应该就是珍珠留下的。”


  “有重大发现!”


  教授都被招去了,我们只能远远的看着,墓碑上到底写着什么也只能等教授们讨论完了来给我们讲述。看,王教授已经走过来了,我们去问问吧。


  “墓碑上写着‘大梁赤焰军少帅赤羽营主将林殊之墓’和‘江左盟盟主梅长苏先生之墓’这可是重大发现啊。”


  这么说,难道这是合葬墓?这两个男人的合葬……


  “不是合葬墓,背面的墓志写着墓主人的生平。原来赤焰少帅林殊并没有死在梅岭,而是用梅长苏的身份为当年的赤焰案翻案并帮助梁武帝萧景琰登上的皇位。哎呀,梅岭和梅岭镇,这名字怎么没人调查过呢。赤焰军的案子居然发生在这里,真是……原来是这样,那很多就能讲得通了。”


  看了教授很激动啊,不过记者对梅长苏和林殊都不怎么了解,想来当年也是惊才艳艳之人,他的生平估计得等教授们对这次的发掘行动的总结报告了。


  ————————————————


  “啪”少年伸手关掉了电视,伸手拍了拍旁边在沙发上和被子滚成一团的人:“景琰,你到底藏了多少私货?”


  “不是我放的”从被子里探出一个头:“真的”


  “你跟我玩文字游戏,嗯?”


  “也就……靖王王妃之墓?”


  “你刻在哪了?!”


  “石棺的底部 <( ̄︶ ̄)>”


  “萧景琰!你今天睡沙发!`(*∩_∩*)′”


  “啥?!”  

  ————————

  头七什么的,也该回来了吧~同好们张嘴吃糖!

    

评论(32)
热度(120)
  1. 矮胖的茶爷砖头踏莎行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好TAT头七吃点甜的有助睡眠!!!!!!!!!!!!

长篇易坑,慎之慎之。

© 踏莎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