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

【all叶/古风】窃国4

“黄少天大人”被带走的乔一帆不适的动了动:“能不能把我松开我自己能走。”

“哈哈,这不是怕你跑了”黄少天拍拍脑袋:“记住,进了嘉世的地盘不要叫我黄少天,就叫我……嗯……流木吧。”

“额……这名字不像真名啊?”乔一帆有些无奈:“这不是很容易被猜到。”

“当然,就是让他们猜。小卢曾经用流云的代号在嘉世活动过,你也给自己像个代号?乔一帆乔一帆的,这名字放出去听着就不像微草的。”

“灰月”乔一帆抬头看向那个似乎丝毫不露锋芒,像普通人一样的妖刀黄少天,低声说到:“这是师父给我起的。”

“哦哦”黄少天点点头:“看来你在微草过得不是很好啊,不是说王杰希的弟子都是从草药里面取名的吗?”

“……”乔一帆叹了口气:“是我不太适合吧,我是怕他一个人……咳咳”

乔一帆掩饰地咳嗽两声:“流木前辈,我们要去哪?这似乎不是去嘉世的路”

“啧”黄少天点点头,他不是很在意小辈们的感情经历,虽然这个小辈比他小不了几岁:“先去虚空,我这张脸可是不敢直接进嘉世的地盘的。”

“虚空?”乔一帆有些茫然,虚空是哪里?

“虚空呢,简单的说就是买卖情报的。他们不是国家没有地盘,但是每个地方都有一堆明桩暗桩的。他们还有一支军队常年驻扎,虽然不强但是诡异的很。在这江湖上千万别惹虚空,否则几岁尿床都能被全天下所有人知道。”

“哦?真厉害啊。”

“当然!”黄少天对如此捧场表示了激动,接着介绍起来:“不过也不是没有失手的时候。传说他们曾经去查叶秋,却一点消息都没有被泄露出来。后来虚空副门主亲自前往当时的嘉世色/诱,被叶秋扔了出来。”

“那不是结仇了?!”显然对这些江湖秘闻很感兴趣。

“当然……”黄少天大喘气:“……没有”

“欸……怎么会?”

“切,谁知道呢。”黄少天有些愤愤不平:“当时屋里只有叶秋和吴羽策,谁知道发生了什么。对了,吴羽策就是虚空的副门主。”

“难道叶秋对虚空那个副门主做了什么?然后叶秋又把她扔出门,天呐,那不是太渣了嘛。”

“渣?哪跟哪啊?明明是吴羽策对叶秋做了什么吧,要不怎么吴羽策怎么乖乖回虚空去了。”

“哼哼,真是远来的恶客。”一声甜腻的嗓音响起:“编排我很开心吧,黄少天。”

乔一帆抬头只见一个身着鲜红色长裙的人站在他们面前,火红的眼线和唇色带着莫名的魅惑。若不是他平胸还有喉结,乔一帆一定以为是个女孩子。

“呵呵,我不编排你,你怎么会出来那?”黄少天不甘示弱地回瞪着吴羽策,转头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灰月你出去,我跟吴副门主好好聊聊。”

“嗯”乔一帆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聊聊,免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吴羽策高傲地看着黄少天,染着豆蔻的指甲轻轻敲打这桌面。

“叶秋出事了。”黄少天收起不耐烦的表情,郑重地说到

“不可能!”吴羽策脸色变了变:“我没收到消息。”

“你的情报探不进杭城吧”黄少天学着吴羽策的样子敲了敲桌子:“我那也没消息,但是叶秋一直没消息传来,我怀疑叶秋连杭城都没逃出去。”

“就凭他陶轩”吴羽策声音尖锐起来。

“怕不止陶轩,叶秋在上面太久了,挡的人多。”黄少天接着说:“我怀疑刘皓,但是只凭刘皓做不到,文州猜测可能有肖时钦的手笔。”

“肖时钦?他不是也喜欢……”

“所以叶秋现在也没消息,肖时钦现在怕也为难,既不能放,也不敢抓。”

“对,肖时钦!”吴羽策忽然想起:“雷霆和嘉世结盟了,几天前的事,消息只有我们虚空这有。我还以为他和叶秋强强联合,现在想……难道是和陶轩。”

“恐怕是……算了不废话,你的面具给我几个,我要带叶秋出来,救人要紧!。”

“好,去的时候把李迅带上。”吴羽策点点头:“我们虚空总得分一杯羹。”

“哪有什么便宜,这可是送命的事。”

“你和喻文州……哼哼,我能相信你们只是单纯去救人吗?嘉世一倒,纷争再起啊。”

————————————
出场就像反派的肖时钦哈哈哈哈哈哈,心疼。

一帆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32)

长篇易坑,慎之慎之。

© 踏莎行 | Powered by LOFTER